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奇闻异录 > 正文

关于黄鼠狼的故事

2018年06月01日 奇闻异录 ⁄ 共 1649字 ⁄ 字号 暂无评论 ⁄ 阅读 18 views 次

清末民初的时候,咱们村里还有不少的老楼、老房,尤其是那些个老木楼,造的很结实,里面啊,也弄的很漂亮,我小的时候没少去玩。有些呢,还一直保留到解放以后。但是破四旧的时候,大部分都给拆了,就为了拆了老木楼的木头,来盖新房子。哎,可惜了,这些楼要是留到现在啊,那也是文物啦。

这些木楼里,盖的最漂亮的要数村西头“皮子坟”前的那栋楼。那楼啊,有三层,最底下那层的柱子上都刻着云纹,窗户扇啊都镂空刻着花儿,顶上的瓦那全都是琉璃瓦。呵呵,那楼啊,都成了地标了,其实呢,咱们村西头并不止这一栋楼,但是,却独独这栋楼,被村里人称为“西楼”。

楼的主人家也姓杨,不是咱们本村的,但是祖上好像跟咱们老杨家是一个祖宗,是太爷爷那辈搬回来的,他们家是附近十里八乡有名的财主,家里买卖做的大,南北方都有人家的生意,村里也有几十亩的地,常年养着几个长工、丫鬟。

这家人啊,老掌柜的人品不错,挺豪爽的,但就是有点贪。家里的小孩还经常跟我们这帮小小子一起玩,也没少带我们去他们家里玩。

当初呢,也并没有这“皮子坟”一说,原来那个地方,是那西楼的后院,是一片挺大的树林儿,林子西边是一个荷花塘,东边被西楼主家专门用来堆放柴火之类的杂物。呵呵,当年我们这些小小子就爱在那树林里玩,爬树、套鸟那啥都干过,夏天就跑荷花塘里摸鱼。

那一年,这老掌柜的打算把堆柴火的地方腾出来,要盖个库房,就打发几个长工去搬柴火挪地方。那堆柴火,常年的堆在那,没用完就砍来新的堆上,所以,将近十几年了就没用光过。

那几个长工刚搬了几抱柴火,就从里面跑出几个小皮子,里面很可能已经让皮子给做了窝了。于是,就有一个跑回去跟老掌柜的说了一下,老掌柜的跟着过去一看,果不然,从长工搬出来的柴火垛下,露出一个洞口,外面的阳光照进去还瞄码能看到底层铺的一层细草秸。

这老掌柜的一看,也就个平常的皮子窝,也没怎么在意,就吩咐长工接着搬,他自己就站在旁边看着。几个长工无奈,老掌柜的亲自在这看着了,那还能不干啊,几个人一会的功夫就搬了将近一半,露出来的洞口也扩了几倍,能清楚的看到有一部分洞都挖到了地下,外面的人都能听见里面有叽叽喳喳的响动。

老掌柜的一看,就让长工蒿了些艾草,掺杂着牛粪和干草点火起烟,来熏这些个皮子。我们这里从老一辈就有皮子报复的说法,人们这心里都有点打突,几个长工都不太想干这活,可老掌柜的在旁边催着,也只好硬着头皮,把草堆在洞口,将熏烟扇进皮子洞。

就这么熏了将近半个点,挪开烧成灰烬的艾草堆,又接着开始搬柴火。顶上的柴火慢慢减少,洞口也渐渐扩大,几个长工都有点傻眼。只见露出来的大皮子窝里,有几十只小皮子,有些才刚刚长绒毛,这一窝全都被熏死了,没一个活着的……

老掌柜的也有点意外,他本意是让长工拿烟把皮子熏跑就是了,也没想弄死他们,谁知全熏死了呢?哎,熏也熏了,死也死了,就吩咐长工把死皮子都挖出来,先堆一边,接着干他们的活。他自己蹲着打量这些熏死了的小皮子,心里琢磨:都说这个东西怎么厉害怎么厉害,也不过就是一个小黄鼠狼子,还能厉害到哪?

这些个小皮子虽然是被熏死的,但皮毛还没有受多大的损,看着这几十只死皮子,虽然还都不大,但是毛色不错,几十张毛皮也能卖个好价钱啊!

老掌柜的不顾几个长工的求情,硬逼着几个人把几十只死皮子都开膛剥皮,毛皮挂起来阴干。我们这些个小小子,都跑去看过,有大有小,几十张一排码开了挂在背阴的墙上。剩下的没了皮毛的尸体都分给几个长工,让他们改善一下生活。

到了晚上,几个长工都不忍吃,又偷偷的跑到林子里想把那没了皮毛的皮子尸体给挖个坑埋了。

从那以后,这埋皮子尸体的地方就慢慢的鼓起,成了个小土堆,也不知是自然形成的还是有人给堆的土,这个小土堆一年比一年大,到后来这里要平地盖房子的时候,那土堆已经有一人多高。

村里的老人啊,都说那是头前跑了的皮子给死了的皮子上坟时堆的土,也有的说是那几个长工为求赎罪给加的土,众说不一,却也没个准儿,谁也不能每天闲着没事去那等着看那土堆是怎么长起来的吧!

至于,这个老掌柜家,也开始渐渐的……不……得……安……宁。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